為了給您呈現更完美的操作體驗,推薦您使用谷歌或360瀏覽器
購物車
0

    商品總額:

    ¥0
    全部商品分類

    巴黎圣母院的重建,印刷力量不容小覷

    “在圣母院的石壁上有幾個深深的手刻希臘字母—— ANAΓKH ,在石壁上刻下這個詞的人,幾百年前就消逝了,歷經幾代人,這個詞也從大教堂的墻壁上消逝了,就連這座大教堂,恐怕不久也要從地球上消逝。”

    微信圖片_20190420173102.gif

    雨果預言成真?

    這是1831年法國浪漫主義作家雨果在小說《巴黎圣母院》序言中的一段敘述。ANAΓKH翻譯過來即為“命運”,這被刻印在圣母院角落的大寫希臘文單詞,不知是否是巴黎圣母院的如今一段命運劫難的預言。法國時間2019年4月15日5時,巴黎圣母院遭火災,大火持續燃燒了10多個小時,讓這座屹立了850年之久的建筑化為廢墟。巴黎圣母院遭火災之后,很多人記起它在紙面上留存的那個巨大投影。

    1555753476464984.jpg

    與鐵器、火藥改變農業與軍事不同,印刷改變的是人類精神層面的東西。讓的思想和文化得以保存及流傳。讓文化、知識得到了可“遺傳”能力。于是大量關于巴黎圣母院的書籍將被重新印刷,其中小說《巴黎圣母院》成了法國亞馬遜最暢銷的書籍。很可能引導一大批人參與圣母院的重建,有機會讓巴黎圣母院這座屬于人類的歷史文化遺跡能再次重現生機。

    1555752824326745.jpg

    在19世紀,這本小說出版之前,巴黎圣母院已經荒廢。人們普遍認為,小說的出版推動了巴黎圣母院的修復。大量的小說《巴黎圣母院》印刷出版,讓許多人認識了這座文化遺跡。來參觀的人越來越多,教會的也得以正常運作,并重新修葺了教堂。 喚起人們對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。第二次世界大戰,德軍在敗退巴黎的時候,希特勒曾經下令摧毀巴黎的文化遺跡。巴黎圣母院首當其沖,德軍甚至已經埋好炸藥了。但是負責引爆的軍官馮·肖爾蒂茨始終沒有發出引爆的命令,拒絕當歷史罪人。

    1555754008420134.jpg

    二戰的納粹德軍占領期

    但雨果不能拯救萬里之外的圓明園,但他同樣知曉圓明園,這源自藝術的傳播。他把圓明園比作一個夢,是同為詩人的建筑師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個夢。在這封《就英法聯軍遠征中國給巴特勒上尉的信》中,有這么短描述:“歲月創造的一切都是屬于人類的。大家沒有看見過它,但大家夢見過它。這是某種令人驚駭而不知名的杰作,在不可名狀的晨曦中依稀可見,宛如在歐洲文明的地平線上瞥見的亞洲文明的剪影。”他把圓明園視為為各國人民建造的建筑物,人類文化的結晶。

    現在這封信已經被印刷在了中國多個版本的中學語文課本。年輕的一代,可在雨果的夢中讀出圓明園的美輪美奐,讓一代又一代的人銘記歷史,保護文明。

    重庆时时彩调整20分钟一期